ゼロから日本語を学び

中国語と日本語で書きます

消えたい 死にたい 自殺したい

「テキスト」初级日语语法精解 前言

前言

  日语教学的先驱、现代日语语法研究的开拓者、已故寺村秀夫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语法随笔》。在这篇文章中,寺村先生深有感触地回忆起在他教授初级日语的时期,一个外国留学生指出先生对助词「が」的解释有不能自圆其说的矛盾之处,从而促使寺村先生重新去思考和研究该词的意思和用法。为此,寺村先生对指出这一问题的学生表示了深深的谢意。※
  先生在文章中举的例句是这样一组问答句:「何々がありますか」、「いいえ、何々はありません」。在初级日语的教学中,当遇到这样的问题时,教师通常会解释说,在使用否定句时,不能使用助词「が」,而要使用助词「は」。但是,学生如果听到这样的解释,当遇到「あっ、時間がありません」这样的句子时,就会感到疑惑,不知是这里的助词「が」用错了呢,还是老师的解释与实际的语言现象是矛盾的呢。
  然而,类似这样的情况,恐怕不只是寺村先生,很多日语教师也都经历过吧。自己是按照教科书的安排导入一个新的语法现象,并按照教科书上的讲解进行了解释,随后却有学生指出按照该讲解无法解释的语言现象,这时自己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想出一个能使对方理解的办法度过难关,但之后冷静一想却不是那么回事。这样的痛苦经历,恐怕是一线教学的每一位教师都亲身经历过的吧。
  众所周知,在实际运用的日语中,是不存在什么初级和中高级之分的。而我们之所以把某些语法现象称之为初级语法,也不过是处于教学的需要而设定的。但是,我们应该记住,实际上学生在初级阶段掌握的语法规律,对他今后如何理解日语是相当关键的,将会成为他继续学习日语的基础。因此,作为教师,即使你是教初级班的,也要纵观从初级到中级,从中级到高级的全部教学过程,对于每一个语法现象或是句型的解释,都要扎根于更深层的理解和基于更宽泛的视角。
  为了达到这样一个教学目的,本书在编写过程中作了如下尝试,首先,我们广泛收集了在初级日语教学中可能遇到的各种语法项目,将其进行分类并给以简明扼要的讲解,同时按照上述观点,根据日语研究的最新成果,努力从日语语法整体的视野来对其作进一步的解释,进而根据读者的不同需要和兴趣,努力使学习者对更深层的语法理论产生浓厚的兴趣,从而使本书的内容和即将出版的中高级篇的内容有机地结合起来,形成一套完整、统一的语法体系。
  本书的著者庵功雄、高梨信乃、中西久实子、山田敏弘四位先生都具有丰富的日语教学经验,而且年富力强,充满朝气和创意。正是有了他们的通力合作,才使本书能和广大读者见面。他们四位都曾受教于已故的寺村秀夫先生。是现在日本语言学界年轻有为的学者。寺村秀夫先生在日本海外技术者研修协会的草创时期,对该协会的日语教学给予了全面的支持,并对该协会的日语教科书的编撰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我本人也曾与日本海外技术者研修协会有过工作关系,另外,也曾聆听过年轻时代的寺村先生的授课。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一种缘分,这次我才有幸承担了本书的主编工作。
  我衷心地希望,本书不仅能得到教授初级日语的老师们(包括母语为非日语的老师们)的欢迎,而且,能令正在日语教师培训班学习的学员,对日本语言学感兴趣的人们以及达到日语高级水平的学习者,在希望能够重新整理一下自己学过的语法知识时广泛地使用本书。


※ 寺村秀夫(1988)「文法随筆 時間ガアリマセン」
  寺村秀夫(1993)『寺村秀夫論文集 言語学・日本語教育編』くろしお出版に再録。参见本书§ 35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松冈  弘

×

非ログインユーザーとして返信する

あと 2000文字

※は必須項目です。